行业聚焦
Industry focus
  >  资讯中心 > 行业聚焦

“阅兵蓝、APEC蓝”变成“常态蓝”,北京的好天气怎么来的?

阅读:597  来源: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21-02-03

        最近几年,在北京生活的人都有一个共同感受:北京的蓝天多了,空气清新了。虽然偶尔仍有雾霾、沙尘,但是明显比七八年前少了很多。就拿PM2.5的变化来说,2020年北京市PM2.5平均浓度首次实现每立方米低于40微克。

        以前人们说的“阅兵蓝、APEC蓝”,如今已经变成了日常蓝。那么北京的好天儿到底从何而来呢?


        好天儿变多了?用数据说话!

       在街头采访中,北京市民说现在好天儿越来越多,这也得到了官方数据的支持。1月4日,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发布了空气质量最新报告。


        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大气环境处处长李翔说:“总结来看就是‘一增一减’,好天到2020年276天,占比是75%,比2013年增加了一百多天;‘一减’就是在秋冬季易发的重污染天数,2020年下降到了10天,比2013年下降了48天。”

        另外,人们关注的PM2.5浓度也下降了。李翔说:“2020年PM2.5浓度下降到38微克每立方米,比2013年的89.5微克下降了57%多。”


        北京蓝并非一蹴而就

        2019年,联合国环境署发布了《北京二十年大气污染治理历程与展望》评估报告,表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城市或地区,像北京一样在这么短时间内迅速地改善了空气质量。


        生态环境部大气司副司长吴险峰说:“主要有四点,一个是国家重视;第二个是北京努力;第三个是区域协作;第四是社会参与。”

        要治污,就要讲科学。为此,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建成了覆盖全市330余个街道乡镇的1020个监测点位。依托这个高密度的监测网络,空气质量监测空间精度从过去的平均几百平方公里1个点位提升到了十几平方公里1个点位,数据每小时进行更新。


        然北京空气质量在最近两三年有了明显好转,但它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连续二三十年治理的结果,大体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98—2012年,实施了16个阶段大气污染治理措施。燃煤成为最重要的治理对象,同时也启动了对机动车、扬尘等污染源的控制措施。

        第二阶段:2013—2017年,开始实施大气十条措施,聚焦PM2.5治理。

        第三阶段:2018—2020年,实施《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


        “北京蓝到底怎么做到的?

        要想治理大气污染,首先就要搞清楚污染物的来源和构成,这个工作叫源解析。经过两次源解析发现,北京大气污染七成在本地,三成来自外地输入。在本地排放中,燃煤、机动车、工业生产和扬尘占比最多,所以北京大气治理首先就从这几个方面发力。


        几年前,燃煤曾经是最大的污染源,到了冬季就更为严重。刘谧的家就在大兴区首兴永安供热有限公司对面,他对污染深有感受,平时不敢开窗户,一开窗户没有多长时间屋里就一层灰。

        供热公司厂区内更是污染严重,一组老照片记录下了当时的情景。


        烧了20多年煤,既亏损又污染严重,首兴永安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2013年,他们进行了煤改气改造。从此烟囱里冒出的不再是滚滚黑烟,而是白色的水蒸气。

        虽然天然气是清洁能源,燃烧后粉尘少了,但是又会产生氮氧化物,而它是生成PM2.5的原料之一,所以在完成煤改气后,首兴永安又对锅炉进行了低氮改造,防止二次污染。

        煤改气后,不仅空气质量明显改善,而且因为不烧煤了,所以三分之二的厂区也空了出来。首兴永安把它改成了文创产业园,彻底扭转了既污染又亏损的局面。

        首兴永安是北京煤改气的缩影。到2017年底,北京全面建成四大热电中心,实现了本地电力生产清洁化,每年减少燃煤消耗920万吨。随后,北京又用两年时间,按最严标准完成了上万台燃气锅炉的低氮改造。此外,还完成了近85万户居民的“煤改电”“煤改气”。如今,北京清洁供热面积比重达到98%以上,基本解决了燃煤污染的问题,这样的力度、速度世界罕见。

        在解决燃煤污染问题时,环保部门也在同步对另外一个重要污染源采取行动。


        位于北京通州区的觅子店检查口,环保部门会同交通部门在这里对所有进京车辆的尾气排放进行联合执法,重型柴油大货车是检查重点,它被公认为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货运方式。

        据测算,一辆柴油大货车排放的污染物,相当于200辆小客车的排放总和。

        北京市通州区生态环境局机动车排放管理站站长裴志鑫说:“2018年通州区,在进京入口检查柴油货车达到32万辆,当时超标率达到15%,但是随着这两年治理力度加大,到2020年检查柴油货车突破了50万辆,但是超标率下降到7%左右。”

        防止尾气排放不达标车辆进京只是管控措施之一,提升油品质量才是从源头进行控制。2016年,“国六”油品标准发布,各项指标达到世界上最严格的油品标准。

        前端提升油品标准,末端严格管控尾气排放,一前一后形成监管闭环。像觅子店这样的检查口,全北京共有38个,全部实现封闭管理。

        扬尘是大颗粒物污染源,对大气污染的贡献率大约为12%。近几年,北京经济高速发展,各地大兴土木,施工扬尘、道路扬尘、裸地扬尘成为扬尘的几个主要来源。那么该如何解决施工扬尘问题呢?


        在工地上,北京要求不仅要有喷淋系统、除尘系统,还要求道路硬化、移动喷雾、封闭木工房等,而企业研发的智慧工地管理平台,让工地环保更上一层楼。

        就在工地对自身环境进行监控时,大兴区环保部门也在利用245个固定监测点以及车载物联网监测系统对全区的工地、道路、裸地等进行全方位监控。


        除了扬尘,工业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污染物,也是构成北京大气污染的源头之一。多年来,从西边的首钢到东边的北京焦化厂,数百家高污染、高耗能的工业企业陆续退出北京。如今工业污染所占比重也逐步降低到12%左右。仍留在北京的一些工业企业,则按照标准采取了严格的治污措施。

        某汽车制造企业中涂装是“高耗能、高排放”的生产工艺环节。为了解决涂装过程中VOCs,也就是挥发性有机物的污染问题,使用了水溶性油漆,以代替传统的溶剂型涂料。再加上机器人的使用,使得废气排放量低于现行标准50%以上。

        在厂区内,环保措施随处可见,比如用天然气锅炉作为热源,用太阳能电池板发电。此外,作为行业龙头企业,还推动上下游供应链企业共同实现绿色发展。目前,长期为公司服务的重型物流运输车超过1000辆,尾气排放全部达到国五及以上标准;就连接送员工上下班的120辆燃油班车也已更换为电动班车。

        北京“常态蓝”需久久为功

        北京市空气污染七成是本地产生的,还有三成是外地输入造成的,所以必须靠整个区域协同治理才能持续改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国务院的直接领导下,从2013年起,京津冀及周边2+26传输通道城市大气污染联防联治机制全面启动,未来还将加大协同治理力度。

        毫无疑问,北京大气污染治理取得令人瞩目的成效,但效果尚未稳定,仍需努力,要防止反弹和波动。《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提出,到2035年,大气环境质量要得到根本改善。朝着这一目标,北京将在能源结构、运输结构、产业结构、精细管理、区域联防联控等领域精准发力。好天气要一天一天去争取,PM2.5治理要一微克一微克去“抠”,多管齐下,久久为功,才能使“常态蓝”成为市民生活的背景,使“生态绿”成为首都亮丽的底色。